CSGO——oskar:离开mousesports是一个糟糕的决定

oskar近日正式成为了Sprout阵中一员,在与syrsoN和k1to两名选手分道扬镳后,他们又将从纯德国阵容转型为用英语互换的队伍。

Q:能不能先谈谈在分隔HellRaisers之后你都做了些什么?在决定起头新的职业糊口生计前,你是想再安息一下仍是筹算尽快起头征程?

oskar:说实话我想尽快回到比赛中,但现实上我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每天打CS,我都很惊讶本人在Major之后有没有打逾越30个小时的CS。那是一段很是艰难的工夫,我以致给本人制定了方针想来一次逆袭,这华侈了我大量的热情。我起头考虑到底还值不值得为之勤恳,可是我仍然深爱着这款游戏,所以最终决定不等闲放弃这个舞台,继续全力以赴拼搏。最坏的筹算是组建起一支捷克、斯洛伐克阵容,但此刻这个筹算不得不推迟了。

Q:你能透露下在恢复自由人身份后收到的offer吗?有可能转移到其他赛区吗(北美、亚洲)?

oskar:我不便利透露细节,只能说我就收到过两份来自北美的offer。不过我曾经说过,我不能去也不情愿去北美打比赛,若是我仍是一个20岁的小伙而且还没成家的话,我立马就去了。

oskar:就像我刚才所说的,我想打比赛,可是组建一支本土战队是最后的选择。当Sprout联系到我当前,我考虑了大体一天。我想尽快回到赛场上,而Sprout目前排名世界前30,我感受我们完全有能力进入TOP20,并逐渐的成长为一支有合作力的队伍。诚恳说我真的很欢快能跟大伙并肩作战,这里有一位经验丰盛的教练,有一名极具先天的选手faveN以及两位曾经mousesports的传奇人物。我感受这对于每小我来说都是一次很棒的履历,我很等待这支队伍的未来。

oskar:现实上,队伍的互换和沟通已经达到了一个令人惊讶的水准,队友们会很快的供给动静和反馈,这些是我入队一路头就具有的东西,很是次要。虽然能够大概做到美满的同步和沟通还需要一些时间,可是总的来说我仍是很惊讶目前的形态。

Q:Karrigan在接管Rivalry采访时有谈到过你,说你、ropz和suNny在他被FaZe下放替补时都不情愿和他一路组队,这是为什么呢?当你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,会不会有一种“若是会如何样”的感触感染?你若何看待本人在2019年的履历以及分隔mousesports的决定?

oskar:确实有这种感触感染,我感受是当时我们对于战队有不合的设法,再加上我们当时已经有了两小我选。可是却无法挽回。我在想若是我能和ropz、suNny以及Karrigan一路打比赛会是若何,有可能成功,也可能会更糟糕吧,我很欢快能够大概看到ropz、ChrisJ以及frozen能有所作为。当时我有考虑过安息一段时间,但随后HellRaisers给我发来了offer,所以我想孤注一掷,投身于HellRaisers想在Major上有所作为,可是很不利我们失败了。说实话我感受分隔mousesports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的职业糊口生计,可是正如我所说,每件工作都事出有因,人们有时就是会做出糟糕的启事,不过我仍是在积极的反省本人,但愿2020年会更好。

Q:你之前有被贴上过“有毒队友”的标签,这也让一些前队友在Twitter出头签字为你辩护,事关于你的名望和职业糊口生计,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

Q:你的春秋是良多人所关怀的处所,你感受你在28岁还能迸发出前几年一样在顶级赛事中的合作力吗?

oskar:春秋只不过是数字罢了,若是我可以或许像以前一样多的熬炼,也许能够大概凭仗本人堆集的经验做到更好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www.jjdalishi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